原标题:为垃圾分类,上海人拼了:浦东耿大爷,凌晨3点值守小区垃圾桶

  在上海浦东洋泾街道的栖山小区,每个下楼扔过垃圾的居民,都认识“耿大爷”:

  凌晨三点,小区里有一个人拿着小本子,在五座垃圾箱房周围转悠,时不时还掏出笔,记点儿啥。

  早上七点,定时开放的箱房刚一启用,这个人又来了,一双眼睛紧盯在居民的垃圾袋上,仿佛能一眼看穿“你是什么垃圾”。

  晚上七点以后,垃圾箱房要关门了,这个人还不走,他要仔细翻检每个桶里的分类情况,分得不行还要亲自上手搞一遍。

  他就是73岁的耿德超。居民私底下议论,“怎么他24小时都围着垃圾桶,不睡觉的吗?”

  当初反对的人现在都替他说话

  在小区垃圾分类的问题上,耿大爷确实是人如其名,有点“耿”。栖山小区自去年8月开始实施垃圾分类后,就同步推行了定时定点投放。早上7到9点、晚上5到7点,分布在小区5个点位的垃圾厢房对外开放,其余时间则全部锁起来,促使老百姓逐渐养成习惯。

  可实践起来真是“一把辛酸泪”。栖山居委会主任金帼叹口气说,刚开始定时定点扔垃圾的那几天,箱房周围堆放的垃圾袋成了小山,把门给堵死了,清运车来了竟取不出垃圾桶;志愿者在现场劝导,刚制止了一个不分类的,就有10个人围上来打抱不平。“不分类怎么了?我们一个老小区还瞎折腾什么?”

  一到这种时候,耿大爷就站出来,以一当十,非要把对方说服了,当场分类整改后,才放人走。

耿大爷在小区里做垃圾分类志愿者耿大爷在小区里做垃圾分类志愿者

  也有说服不了的时候。栖山小区是上世纪建造的工人新村,里面1200多户居民,有三分之二来自过去的纺织厂、化工厂、水泥厂等等,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老熟人。有些熟人不给耿大爷面子,劝也不听,照样乱扔不误。

  耿大爷自有办法。男同志乱扔的,就上门找他老伴说理。“弟妹啊,你看看老李,当着那么多人面拆我台,和我过不去。垃圾分类是新时尚啊,他怎么能对着干呢。”妻子满口答应,后来再没看见老李在垃圾桶前嚣张跋扈过。女同志要是不配合,耿大爷则找她丈夫说理去。“两口子,总归有一个能听进道理的。”

  经过耿大爷“调教”,垃圾分类观念在小区里算是种下了。如今偶有一两个拒不分类的,只要一靠近垃圾桶,立马就遭到志愿者们的集体“谴责”。而原来那些站在耿大爷对立面的人,也反过来替他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