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6岁女童遭犬攻击脸颊颈部缝了20针,上海养犬条例实施以来,养犬管理仍有一些盲区 犬只伤人事件多发,无强制措施文明养犬咋落实

昨天,闵行区古龙路一小区的滨河绿道上,一遛狗居民未牵狗绳。均 李茂君 胡幸阳 摄昨天,闵行区古龙路一小区的滨河绿道上,一遛狗居民未牵狗绳。均 李茂君 胡幸阳 摄

  ■本报见习记者 巩持平 胡幸阳

  一部《上海市养犬管理条例》实施七年,已经让“文明养犬”在上海形成广泛共识。注射免疫、登记办证,成为众多家庭收养宠物狗时牢记在心的步骤,不文明养犬的行为“容身空间”越来越小。

一狗主人放开狗绳,扔网球引宠物狗狂奔。一狗主人放开狗绳,扔网球引宠物狗狂奔。

  近期,沪上数次犬只伤人事件再次引起社会各界对养犬问题的关注。记者调查发现,伴随宠物犬尤其是大型犬数量增加、部分养犬者安全意识松懈等因素,养犬管理在现实中出现新问题和新矛盾。

国和二村,未系犬绳的宠物犬和主人相隔很远。国和二村,未系犬绳的宠物犬和主人相隔很远。

  孩童成了犬只主要攻击对象

  事情已过去10多天,6岁女童小羽左侧脸颊和颈部共三处缝了20针的伤疤接近愈合,但当听到与“狗”相关的话题,她还总往奶奶怀里钻。“我们孩子之前不怕狗的,我们家还养过狗,现在远远看到都怕得不行。”小羽奶奶说。

青浦欣乐苑东苑,周增亮老人遛狗时随身携带厕纸。青浦欣乐苑东苑,周增亮老人遛狗时随身携带厕纸。

  5月16日14时许,在浦东新区潍坊六村自家门口,还没等奶奶跟出来,小羽已拿着玩具一个人跑出家门,“刚出去的时候它在灰色塑料台上,我放好水枪,一转头,它就扑上来咬我的脖子。”小羽奶声奶气地讲述着。“它”是一条白色、有斑点的犬,体型不大,之前也有人在小区里见过,不确定是否有主人。

  事发时,小羽爸爸正在房屋另一侧阳台抽烟,听到小羽哭喊,赶忙冲出来,救下女儿,并将咬人犬当场打死。

杨浦橡树湾小区的共享厕纸箱杨浦橡树湾小区的共享厕纸箱

  “真是为民除害!”潍坊六七村居委会党总支书记周小玉说,事后,她陪同小羽家长调看监控,监控显示,在咬伤小羽当天,白色犬只还在几十米外的菜场咬伤一名成年人和四只犬。

  因为个头小、力量弱,孩童成了伤人犬只最主要的攻击对象。近半个月,类似事件相关报道多次见诸报端:6月12日,奉贤区一名11个月大男婴遭猛犬撕咬;19日下午,青浦区一只未牵绳的阿拉斯加犬在电梯里将一男孩脸部抓伤,伤口长近10厘米……

  不少成年人也未能幸免。25日中午,家住闵行的陈先生走在去吃午饭的路上,突然一条大狗朝他扑来,“那条狗拴在一个非常不起眼的角落,我没注意到,直到有人提醒我身后有只狗。”那时,陈先生已躲避不及,右肩被抓伤。

  因下午还有工作,陈先生只能暂时用干净的湿纸巾对伤口进行简单消毒。20时许,他到闵行区中心医院犬伤门诊就诊。“我前面竟排了‘十几队人马’。”就诊人数之众远超陈先生预料。他观察,患者中老人和孩童居多,受伤部位大多是手指、手掌或手肘处,他猜想,患者大多应是逗弄自家宠物狗时受伤的。

  医院急诊专辟两间诊室作为犬伤治疗的专门诊室,一间用来清创,一间注射疫苗,这样的设置也令陈先生感到惊讶:“对犬伤患者而言这很方便,但也说明犬只伤人已是高频事件。”记者从上海疾控中心官网查询到,上海市共有30家医院设犬伤处置门诊,各区均有分布,且几乎都提供24小时服务。